"Dr. Chen 為什麼你只調整一邊骨盆,那另一邊不用"


人體奧妙的地方就在此, 無法發現人體的任何一個地方是跟其他地方是無接觸的,不是骨頭相鄰就是軟組織的相連,再再證實人體是一體的.


由全身的檢查,診斷出病患脊椎有哪幾節問題,肌肉有哪幾條受傷,但是是否每個有問題或是受傷的都要接受治療? 答案是"否", 我常說我不是神醫,真正神醫,真正修復你身體的是你自己.我只是藉由診斷出你身體因為一些地方的"短路"造成其無法正常修復無法正常運行, 我只是藉由一些手法讓"短路"暢通,讓大腦重新開機,讓身體排列組合正常.


年齡較大的病患,常說接受過治療後,反應會變快,比較不容易跌倒,以現在簡單的講法就是:大腦重新開機,身體的排列組合正常,可以接受正常的神經傳導也可以執行正確的反應,讓平衡能力和保護反射動作速度加快,避免掉老年跌倒的機會. 而年輕人甚至是運動員,需要精細動作的,像是投手投球,手指壓球力道的不同,球跑的區度就不同, 如果有一絲絲的錯誤,三振跟全壘打便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下放3A或是數億的簽約金可就更是不同.


每次治療完病人,我都會要求病患起來行走一陣子,目的就是利用重重相疊的組織及相連結的關節交互作用,慢慢調整其他未調整的脊椎,我都會告知病患,我並無調整其全身上上下下需要調整的問題,我只針對一些真正需要被調正的地方,其他小地方就利用身體組織間的拉扯來幫我調整. 這也就是為什麼讓我治療完的病患可以立刻繼續跳舞,繼續打球, 因為人體可以自行修復,他需要的只是一位知道他哪裡出現重大問題的發現者及調整者.


 

創作者介紹

脊骨神經醫學

Dr.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rica Yang
  • 陳博士, 非常感謝您這麼快就回覆了. 真的很感謝. 我現在在台南看的是黃保華醫師. 李昌叡跟張軒彬醫師我都看過了. 其中張醫師我每星期固定去看一次持續了半年還是不見好轉. 現在黃保華醫師針對我的頸肩問題有比較改善但下背部就問題跑出來了. 而且我很害怕整脊的手法如果不到位的話又變成另一種傷害. 因為我是很容易緊張的人, 每次去黃醫師那看診做腰間的調整我真的無法放鬆. 而且本來腰的問題沒這麼大但經黃醫師調整完新的痛點跑出來了, 我懷疑是徒手整治的力道過大導致新痛點跑出來, 而且中腰及下腰變的僵硬 (連我坐在床上要剪腳趾甲我的腰一彎就會僵硬跟疼痛). 我因為怕變成另一個傷害就去問高雄的黃弘君博士作諮詢, 但是她對AK的治療方式是不太認同的.  我的諮詢是想要知道換個醫師是不是會比較妥當但也無意中知道台灣現有的脊骨神經醫師之間好像有一些內鬨, 還有黃弘君醫師可能認為我這種常換醫師的人好像不怎想給我ㄧ些意見吧? (題外話, 請見諒) 但對我來說我只想恢復正常的生活. 只要任何一種治療是對我有效的, 我都願意試試.  之前我在台北看的醫師是彭朝榮博士, 他本身在赫尼曼看診. 因為我之前有練習瑜珈所以也上過彭博士的瑜珈課, 我知道他也是一位chiropractor. 他沒有看我X ray但是只有測試我的肌肉而已, 卻讓我感覺非常的驚訝因為整個人變的很輕鬆.  我是有點想再試試AK療法, 只是不知道南部有沒有這一類的脊科醫師使用此療法.  大部分的脊科醫師都使用徒手整治或是有Avtivator工具輔助治療, 我不是說這些醫師不好, 只是我覺得如果這一類常見的治療手法對我無效的話, 是不是該換個醫師看看呢?  只是問了這麼多醫師...得到的答覆有時不是對我有幫助的 , 真不知該怎辦? 不過真的很感謝您還抽空回覆我. 我真的很感謝!<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