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骨神經矯治醫學(Chiropractic)是一種有效安全的療法。前提是必須經過完整評估並由專業脊骨神經醫師治療。世界趨勢相接地接受脊椎矯正療法,然而國內強勢醫療團體以各種理由拒絕脊骨神經醫師立法。 理由包括美國受教育的品管難以監控、Chiropractor只是手療師,不是醫師沒辦法診斷腫瘤或相關非肌肉骨骼問題、Doctor of Chiropractic中的Doctor是學位(博士)而非職業(醫生)、國內已有復健科醫師、骨科醫師、中醫師、物理治療師相關專業提供相關方面治療,脊醫師會造成醫療生態重複。…等等各種偏頗不實的指控與抹黑。 最讓人詬病的是國內醫療團體對脊醫採殺雞取卵的方式十分令人難以認同。要請專家去教學演講有利用價值時稱脊骨神經醫學博士,一談到立法就被貶為手療師。在台灣同一個字"Chiropractor"在不同時間與不同利用價值解釋就不一樣? 

美國勞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職業定義中對Chiropractor的定義:“Chiropractors, also known as doctors of chiropractic or chiropractic physicians, diagnose and treat patients with health problems of the musculoskeletal system and treat the effects of those problems on the nervous system and on general health. ” 

世界衛生組織(WHO)對Chiropractor的說明: “a health care profession concerned with the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disorders of the neuromusculoskeletal system and the effects of these disorders on general health.” 並已經在北京的世界衛生組織大會中正名Chiropractic之中文翻譯為"脊骨神經矯治醫學";而非"脊椎按摩療法"、"整脊"或"手療"等翻譯字眼。不論在美國或WHO對Chiropractor的定位皆為具獨立診斷(diagnose)與治療(treatment)的醫師(Physician)。

真的要開刀、打針和開藥的才算是醫師嗎? 醫師的職責是完整評估之後進行治療。除了評估肌肉骨骼神經系統上的問題之外,其他可能造成問題的潛在因子也必須加以評估,必要時轉診至其他專科醫師。舉例來說,下背痛的原因據統計數字來說只有少於1%是非肌肉骨骼神經系統所造成,可能由腹內臟器反射引起的背痛、系統性、免疫性疾病或腫瘤其他因素造成。日前一位感染科的醫師在評論感冒是這麼說的“99%的感冒不看醫師、不用吃藥都會好,但是醫師存在的價值就是要救那1%不是單純感冒的病人,這些不是單純感冒的人有可能導致嚴重併發症而死亡。這只有專業的醫生才能診斷你認為的感冒,是不是單純的感冒。” 這就是醫師最大的不同點,“給予區別診斷BEING ABLE TO MAKE DIFFERENCIAL DIAGNOSIS!!”脊醫在養成教育上與國內醫學系的課程編排上,不論是基礎醫學或臨床診斷醫學上絕對有相衡之處,不同點在於西醫之後的進階教育著重藥物與醫療程序上的研讀;而脊醫則在放射線診斷學、脊椎矯治和營養學上下更多功夫。 

對於國內其他醫療團體認為醫療生態重複的問題,的確,很多科別都有處理肌肉骨骼系統失調的治療方式,但是方法卻不盡全然相同。道理就如同感冒可以看內科、兒科、家醫科、耳鼻喉科、中醫…等等不同科別是一樣的道理。提供民眾多一種可以選擇的方法與科別難道有錯嗎?更何況是以合理科學驗證的有效辦法!脊醫養成教育單對脊椎矯正的課程與時數上,遠遠多於國內任何相關醫療科系,在這一方面絕對是專家中的專家。反倒是目前政府核定可實行脊椎矯正的醫療專業中(中/西醫or物理治療師),不論是在學程與實習教育中,卻都沒有脊椎矯正教育與相關配套實習制度。 

由脊骨神經醫師矯治頸椎會導致中風? 根據一篇由西醫群(Medical Doctors)Licht, Christensen, Hoilun-Carlsen 等人發表於2003年JMPT的醫學報導中認為: "在考慮接受頸椎矯治的數量與實際鮮少發生中風的個案,以及比較其他目前廣為大眾接受療法(藥物/手術)的較高後遺症發生率,對於頸椎矯治造成中風的恐懼似乎被過分地誇大,可能是作為政治上(打壓)手段而非實際醫學研究結果的事實。" 另外在2008年二月份Spine醫學期刊由卡西迪(Cassidy)等人於加拿大經過長達九年的追蹤研究818個頸椎動脈脫離中風(Vertebral Artery Dissection,簡稱VAD)個案,發現有VAD的病人發生中風的機率,與頸椎矯正並無直接關聯。這結果解釋了VAD是自發性的,病人因為剛開始的脖子痛、頭痛等中風前兆而就醫,這群病人當中不論是尋求家庭醫師的治療或尋求脊骨神經醫師治療者。最後發生中風的機會均等,並不因為整脊與否而提高中風的危險性。 

一篇2004年由西醫Richard Sarnet,MD與脊骨神經醫師James Winterstien,DC共同研究發表於JMPT的研究報告表示:脊骨神經醫師的確有能力也有資格成為第一線主要的醫療提供者。研究中以脊骨神經醫師做為第一線的診斷醫師(Primary Care Physicians,簡稱PCPs)配合其他的西醫搭配治療。研究從1999年至2002年共為期四年的研究發現:以脊骨神經科醫師為第一線診斷/治療醫師(PCPs)能有效的減少醫療支出: 
減少住院率43% 
減少住院天數58.4% 
減少手術43.2% 
減少藥品支出51.8% 
較高的病患滿意度 

而後續的持續追蹤研究更有驚人的發現。同一研究團隊發表於2007 JMPT 中在總共長達七年的追蹤研究發現以脊骨神經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為第一線診治醫師的患者與傳統西醫作為比較的結果發現: 
減少住院率60.2%, 
減少住院天數59.0% 
減少手術62.0% 
減少藥物支出85% 

作者在上述報告中指出“這一種不用藥以及不動手術的醫療方式顯著地減少醫療支出,而且還同時保有高品質的醫療水準。然而,之所以有這樣子的非凡的結果,並不是因為脊醫否定病患需要藥物或手術的必要性而減少醫療支出,而是脊醫多以預防醫學方式的看診方式所致。”這些研究給予美國政府信心,因此脊骨神經醫師也開始進入美國的軍醫院系統開始測試更大規模融合整合醫療的效益。脊骨神經實習醫生於最後一年實習時更可以進入醫院系統從事整合醫療的訓練。此外另一項技術:進手術房不動刀的技術“麻醉下徒手矯正”(Manipulation under anesthesia簡稱MUA)也由美國脊骨神經醫師再度改良並發揚光大,其實這類似的技術早在1930年代開始就由整骨醫師(Doctor of Osteopath)以及骨科醫師(Orthopedic Surgeon)實施。不過當時由於全身麻醉施術以及矯正手法多為非精細的調整手法而有提高後遺症的可能性,1960年之後已經有數十年不於美國醫界廣泛使用。 1989年之後,一群德州的脊骨神經醫師發展出全新一套的技術。近來在歐美等國又開始對這項技術重拾信心。越來越多保險公司也同意給付這項在手術台上麻醉卻不動刀的治療。原因是現在進手術室實行MUA的大多是特別受過訓練的脊骨神經醫師。因此說美國醫院體系內沒有脊骨神經醫師早已經是過時不正確的資訊,美國已有醫院融合脊骨神經醫師的治療,除了投以藥物和手術之外給病患多了一項選擇。 

矯正脊椎關節錯位(subluxation)真的毫無科學根據嗎? 若是無稽之談,為何美國衛生當局如此重視脊骨神經醫學並給予高度評價? 為何國內這麼多人也趨之若鶩地想學呢? 其實國內的醫療團體早已默認脊椎矯正的療效,國內具備西醫與脊醫身分的汪作良醫師早已用美國脊醫模式執業而脫離台灣的健保體系。汪作良醫師同時私下開班授課將脊骨神經醫學的脊椎矯正技術教授給國內醫師與治療師。國內也有許多人到國外做短期的技術研討會去學矯正技術。一篇發表於神經醫學期刊(Journal of Neurology, 2006)的評論中題及在德國頸椎矯正與中風的關係中發現,雖然頸椎矯正引起中風的機會極低。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中的36個中風個案中曾由專業脊骨神經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矯治過的個案為4名(佔11%),而曾由骨科醫師(50%)、物理治療師(14%)、內科醫師(6%)、神經科醫師(3%)等西醫體系的矯治而中風的比例竟高達73%。作者認為除了可能該國脊骨神經醫師不足,導致由其他醫療專業也投入實施頸椎矯正之外,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其他醫療專業在這脊椎矯正方面訓練與實習時數不足所致。根據WHO的規定"非脊骨神經醫學院畢業之其他科別醫師可經由相關脊椎矯正訓練課程、並在監督下見習與實習時數達2200小時後始可為之"。國內正在挑剔波蘭醫師沒有實習經驗而回國施行相關醫療業務,那麼短期進修的中/西醫和治療師是否有參照WHO規定有2200小時的脊骨神經醫學課程與實習後回國幫患者做脊椎矯正?汪醫師的80小時短期課程以及來上課的醫療人員是否有足夠的脊椎矯正實習來保障民眾生命安全? 

台灣醫界指控美國脊醫欲以顛覆醫學教育“教、考、用”之程序在台灣立法。採“教、考、用”這原則在已經完整健全的醫療專業下是絕對必需的,但是對於新的專業卻有採就地合法的必要性。以不溯及既往之原則加以規範之後本土養成的品質。第一位將西醫技術引進台灣的蘇格蘭籍傳教士Dr. James Laidlaw Maxwell,MD 最初將西醫引進台灣時同樣遭受當地漢醫的指控說西醫取人心,用眼睛製藥…等等嚴重不實的抹黑,甚至煽動群眾拆了他的醫館。若是當時政府當局沒有先採西醫得以就地行醫,之後再創建學校與醫院,試問會有今日台灣的精進醫療嗎? Dr. Maxwell是否成天只得面對許多荒唐不實的指控,無法將西醫的技術與精髓在台灣發揚光大? 新專業引進勢必引起在地本土現有專業極大的反彈,這是因為對新專業的陌生與不了解,才會一昧的抹黑攻擊。政府當局應當拿出魄力,以整體民眾利益考量而非為反對而反對。 

根據美國脊骨神經醫師國考協會(NBCE)發表於 2005 年的報告中對全美實施脊骨神經醫師問卷普查發現,家醫科(內科)醫師為最常轉介患者至脊骨神經科醫師的醫療專業,而骨科和神經內科則為最常接受脊骨神經科醫師轉介患者的兩項專業。此外其他的專業包括:小兒科醫師、外科醫師、心理醫師、足科醫師、婦產科醫師、牙醫師、物理治療師、針灸師、營養師、按摩師...等等也都有與脊骨神經醫師有相互轉介病患的情況。 畢竟沒有任何一種療法是萬能的,能夠整合才是民眾之福。取得國外醫師證照的脊骨神經醫師的養成教育上雖是目前唯一同時有完整醫學基礎以及脊椎矯正技術的專家,但由於台灣醫療團體強力杯葛並刻意抹黑之下,既使已經極力爭取逾廿個年頭,仍無法經由立法管道成立相關科系向大眾推廣該項醫學並提供正規教育。脊骨矯治是一項獨特不可取代的醫療專業,國內立法單位與其他醫療團體應該慎重考量國內立法必要,在有明確的教育養成規範與實習制度下,於國內培養相關人才提供民眾另一種合理安全的醫療選擇。

創作者介紹

脊骨神經醫學

Dr.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